組織機構/年會活動: 中國交易銀行50人論壇 中國供應鏈金融產業聯盟中國供應鏈金融年會 中國保理年會 中國消費金融年會 第三屆中國交易銀行年會

中企云鏈:勇立潮頭,引領供應鏈金融新風尚 |《貿易金融》雜志

時間: 2019-06-26 15:02:40 來源:   網友評論 0
  • 來源:《貿易金融》雜志 2019年 4月刊

來源:《貿易金融》雜志 2019年 4月刊


——訪中企云鏈董事長劉江


通過自身數據的輸出,有時候難以自證清白,中企云鏈作為第三方或第四方,通過上下游供應鏈的關系,向資金方證明中小企業訴求的真偽,這將傳統供應鏈單體的、割裂的風險定價模型轉化為以產業鏈、生態圈、上下游為基礎的整體模型。


近年來,隨著金融業規模快速擴張,金融業在一定程度上出現“脫實向虛”傾向,服務實體經濟的質效有待進一步提升。


同時,融資難、融資貴問題突出,不利于當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推進。


金融供給側改革,意味著要提升金融產品的豐富性、多樣性和層次性,使金融產品能夠更好地促進不同層級的實體經濟,充分發揮其服務性職能。


與此同時,中小微企業融資貴、融資難的話題再次被納入官方話語,重回大眾視野。


在經濟下行壓力增大的當下,降低大企業融資成本與中小企業融資難、融資貴問題并存。如何有效解決這一行業問題呢?


近日,《貿易金融》雜志、供應鏈金融(ID:sinoscf)、《供應鏈金融名企大咖說》采訪了中企云鏈董事長劉江,一起來聽聽他對于供應鏈金融行業的態度與觀點。


潛伏多年,終亮劍


成立于2015年5月的中企云鏈(北京)金融信息服務有限公司(簡稱“中企云鏈”),是經國務院國資委批復成立的一家專注于產業互聯網+金融科技創新的國有控股混合所有制企業,旨在以互聯網思維,為大型企業提供免費的供應鏈管理服務。


中企云鏈的商業模式,得到了眾多企業和銀行的認可,2019年,他們更是雄心勃勃,希望進一步加大與銀行的合作,攜手銀行做大做強供應鏈金融信息服務,從而做大做深優質核心大企業,使之最終達到覆蓋中國幾千多家核心企業的目標。


說起中企云鏈,在業內,劉江和他的中企云鏈可是幾乎無人不知、無人不曉。據媒體報道,國資委主任肖亞慶曾多次在重大會議/創新展上,點名表揚云鏈平臺。


雖然在供應鏈金融行業,劉江謙虛的自認為是個“新人”,但對于管理企業,他一點也不陌生。


據了解,劉江本人曾有著二十多年大型央企高級管理崗位經驗,歷任中國南車集團財務部處長、部長,中國南車股份有限公司資本運營部部長等職。


在任期間他曾與廣大中小企業、銀行和券商等眾多企事業單位有過密切的交流,這些也為其創業中企云鏈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正是這些經驗練就了劉江在看問題時,總能找到自己非常的獨特的視角。


找痛點,切入供應鏈金融


在接受《貿易金融》雜志采訪時,他給記者留下最深刻的話題就是他的“痛點論”。


他說,“從云鏈來講,不管是產業互聯網,還是金融科技,我們想要入手的就是社會有痛點的地方,如果沒有痛點,就不是剛性需求,很難把它做大。


劉江認為,從產業的角度來講,企業間是千差萬別的,有制造業、建筑業、化工業等等,“既然你叫產業互聯網,那么我覺得未來應該是一個萬物互聯,能夠把所有企業連接進來。”


他說,對于每個產業來講,都應該有共性的特點,不管是什么企業,總得和上下游打交道,不管上下游供應什么,最終都要結算,所以,“我就從共性入手,以此為切入點去做產業互聯網”。


劉江最終所選擇的切入口便是供應鏈金融。


他說,這個方向也是他在干的過程中逐步認知到的。


但是進入這個行業之后,劉江才發現,這個行業遠沒有想象的那樣到處“陽光明媚”。在切入這個點的過程中,也逐漸發現供應鏈環節中最大的問題,也是共性的特點,就是融資難。


劉江表示,中國有兩千多萬家企業,真正能融資成功的企業也就一萬家,剩下的融資是很困難的,我們的思路就是怎么幫助剩下的這些企業解決問題,怎么用這一萬家,帶動剩下的一千九百九十九萬家,而且這一千九百九十九萬家又是直接或者間接為這一萬家提供服務的。


到最后,劉江發現,這是一個“生態圈的概念”,“我們整個公司的策略就是怎么樣找到全中國的一萬家優質企業。通過他們輻射到剩下的企業,用產品把他們連接起來。”


既然是構建整個“生態圈”,劉江認為,在經營過程中,就沒有必要急功近利。


“要是投資三五年就能營利,這不叫互聯網企業,這是傳統企業,我們的主營業務一定不能掙錢。主營業務就是服務客戶的,幫助客戶解決它們的痛點,把基數做大以后,再去考慮我們的盈利模式,這個時候公司一定會不斷發展壯大。”


劉江給記者舉了個例子:十年前我們說微信不可能掙錢,但現在騰訊的根基是在微信上,騰訊其他的產品很容易被替代,但微信很難。微信從簡單的交流工具現在演變成了生態圈,現在微信想不掙錢都難。


“我們想追隨這樣的思路,去做這樣的一個產品。”


用互聯網思維辦企業


在交談的過程中,記者發現,劉江不僅對互聯網情有獨衷,更有深刻的見解。


他一再表示,產業互聯網一定是要為中小微服務的,消費互聯網則是為個人用戶服務的,它幫助廣大用戶降低消費支出,同時提高消費感受。


以此類推,產業互聯網也是這樣,怎樣幫助中小微企業降低成本,提高它的感受度,都是互聯網企業必須面對的課題。


他說,真正的好企業、大企業都是上門為中小企業做無微不至的服務,我們當然也要考慮從服務中小微企業這個著眼點入手。


雖然自己是做實體經濟出身,卻一直在關注互聯網的發展。創辦中企云鏈,很大程度上就是受到了互聯網思維的影響。


他以出行難為例子,分析了互聯網思維的特征,“過去20年政府也在講解決出行難的問題,實際上效果甚微,但滴滴和共享單車的出現,在很大程度上緩解了出行難、出行貴的問題,使不同消費層級在出行上能夠選擇不同的方案。


其實,整個社會并沒有提供新的東西,只是盤活了原來的閑置資源,加強了信息的對稱。”劉江認為,在中小企業融資上也是同樣的道理,中國并不缺資金,不管是M2(廣義貨幣)還是GDP(國內生產總值),遠遠高于歐美。


我們有如此龐大的資金量,為什么中小微企業還是這么缺錢?資金為什么不敢去它那里?因為資金方和需求方中間缺乏了信用的傳遞,缺乏相互的信任,這個時候供應鏈金融就是非常好的潤滑劑。


但過去供應鏈金融都是線下的,以謀利為主,不考慮長久發展。但我們的供應鏈金融卻是是以對方為主,考慮為客戶提供盈利的機會,所以我們在切入供應鏈金融的時候,就在思考怎么樣通過中企云鏈這家公司的商業模式創新和引入互聯網精英,把這個規模做到最大,我們要靠規模取勝,在這個過程中,讓信息通過互聯網得到傳遞,讓信用能夠得到對稱,讓伙伴能夠共同盈利,讓中小企業能夠節省成本。


風險定價向整體模型轉變


供應鏈金融從其誕生至今,就機遇與風險并存,其中伴隨而來的信用風險、抵質押資產風險,物流監管方風險等不一而足。風險控制不僅是業內的一大難題,也考驗著每一位行業領導者的智慧。


劉江告訴記者,中企云鏈剛進入這個行業時,用的是比較簡單的方式,就是把核心企業的信用向上游供應商傳遞,這種方法簡單高效。但是未來這種方式還有不足之處。“因為這僅僅摸清了產業鏈條。”


“下一步我們要基于以往的數據積累,重新將風險因素和資金的閉環做一個管理。”他說。這時候可以引入更多的資金方進來,資金方看到中企云鏈的風險模型后,就可以降低資金價格的定價,對于中小企業來說,原來模式下可能是年化8或10,現在在中企云鏈這個平臺里,要把風險定價的級別降下來,把風險定價降到年化6和8中間,因為它向中企云鏈開放了產業鏈的信息,通過這些信息的分析,我們給出了一個重新的定價,能夠降低它們之間的百分比,這不僅是我們的價值,對于它們來講,也是價值。


通過自身數據的輸出,有時候難以自證清白,中企云鏈作為第三方或第四方,通過上下游供應鏈的關系,向資金方證明中小企業訴求的真偽,這將傳統供應鏈單體的、割裂的風險定價模型轉化為以產業鏈、生態圈、上下游為基礎的整體模型。


供應鏈金融將迎第二春


劉江告訴記者,供應鏈金融非常適合互聯網,它沒有實體物體的交互,它只是信息的傳遞,需要驗證信息是否真實、高效的,有了現代互聯網技術,這個行業必然迸發出一個巨大的增長。也必將迎來供應鏈金融的第二春。


他認為,未來供應鏈金融還是百花齊放。


因為這個行業太大了,云鏈只是先行者在探索,以核心企業為基礎的供應鏈金融一定會長期存在,因為他有產業的控制力,它只要想生存一定會生存下去,它不會燒錢,也會略有盈利,以資金方所做的供應鏈金融也會長久存在,它自己手里有客戶,有資金。


劉江說,在第三方領域內,有可能形成一到三家寡頭,“我們的目標是在這個供應鏈金融的第三方領域內做成龍頭,很好地和核心企業與銀行為主的供應鏈金融模式做一個配合。”


劉江充滿信心地說,現在越來越多的企業在模仿中企云鏈的商業模式,說明我們就快成功了。大家都進來做這種模式,說明大家的認識是一致的,“當越來越多人都來做這個市場,說明我們快看到拂曉了,這是一個好事情。”


[收藏] [打印] [關閉] [返回頂部]


  •  驗證碼:
熱點文章
中國貿易金融網,最大最專業的中文貿易金融平臺
黑龙江11选5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