組織機構/年會活動: 中國交易銀行50人論壇 中國供應鏈金融產業聯盟中國供應鏈金融年會 中國保理年會 中國消費金融年會 第三屆中國交易銀行年會

我國紡織品服裝進出口年度回顧與展望

時間: 2017-03-31 16:10:11 來源: 中國對外貿易促進  網友評論 0
  • 2016年中國紡織品服裝累計貿易額2906億美元,下降6.1%,其中出口2672.5億美元,下降5.9%;進口233.6億美元,下降8.8%;累計貿易順差2438.9億美元,下降5.6%。

2016年中國紡織品服裝累計貿易額2906億美元,下降6.1%,其中出口2672.5億美元,下降5.9%;進口233.6億美元,下降8.8%;累計貿易順差2438.9億美元,下降5.6%。

一、出口連續兩年下降,正式進入拐點

與預期不同,2016年終最后一個月,出口再現大幅度下降,降幅又一次超過10%。使紡織品服裝出口繼2015年下降4.9%之后,2016年繼續下降,且降幅擴大至5.9%。這是中國紡織品服裝出口近20年來,首次出現連續兩年下降、且降幅逐年放大的局面。表明中國紡織品服裝出口已正式步入拐點,進入調整周期。

2016年出口下降的主要原因包括:主要出口市場經濟復蘇緩慢,外需疲軟;外部環境不穩,影響出口的不確定因素增多;企業生產成本不斷提升,傳統優勢進一步弱化;產業及產品轉移導致我國產品在主要市場份額逐步縮小;出口商品價格出現較大幅度下跌。

進口連續三年下降,且降幅逐年擴大。下降主要原因是國內需求減少及進口價格下跌。

     二、貿易方式多元化效果顯著,外貿綜合服務體迅速擴張

隨著我國外貿政策環境的不斷改進和優化,新興貿易方式發展逐步加快,成為出口中的一抹亮色。2016年,主要貿易方式中,一般貿易出口下降5.2%,優于平均值,加工貿易下降17.2%,邊境小額貿易下降18.2%。以旅游貿易、市場采購貿易為主的“其他”貿易方式則逆勢增長,增幅高達30.2%,在出口中所占份額也提升到6%,超過邊境小額貿易,對整體出口形成有效正拉動。

進口方面,一般貿易和加工貿易分別下降5.5%和15%。

2016年,出口經營主體方面的主要特點,表現為外貿綜合服務平臺企業出口增長加速,所占份額進一步擴大。全國僅“一達通”(包括浙江、深圳、山東、福建四地)企業的出口額就達到36.8億美元,同比增長一倍以上,占全國出口的1.4%。在全國出口企業排名中(非集團公司合碼統計),四家“一達通”企業分別居第一、三、五和第六位。

民營企業所占份額進一步提升,2016年民營企業出口占比達68.5%,比上年擴大1.9個百分點,出口額下降3.2%,優于平均值;國有企業和三資企業則分別下降9.6%和11.7%。

紡織服裝業作為傳統勞動密集型產業,具有企業多、分布散、規模差距大的特點。近年來,伴隨著產業結構調整、轉型升級的加快,出口企業集中度有所提升。從出口數據看,年出口額在5000萬美元以上的大型、超大型企業數比上年減少70余家,但出口金額占比仍保持在28%,與上年持平。

三、對主要市場出口全部下降,“一帶一路”國家現增長

(一)歐盟:政治經濟環境惡化致我國對歐盟出口繼續下滑

2016的歐洲進入多事之秋,英國公投“脫歐”、難民危機及恐襲事件頻發使歐洲經濟雪上加霜,仍處低位徘徊。受此影響,我國紡制品服裝對歐盟出口連續第二年下降。出口額495億美元,下降6.8%。主要商品針、梭織服裝出口量下降0.4%,單價下跌幅度達9.4%,家用紡織品出口額下降1.4%。

(二)美國:對美出口現20年來首降,服裝出口量價齊跌

按單獨國家統計,美國是我國紡織品服裝第一大出口市場,1996—2015年,我國對美出口規模逐年擴大,20年間出口額擴大了14倍,美占我國出口份額也擴大到17%,美市場已經成為我國紡服出口的“晴雨表”。2016年,對美出口現20年來首降,出口額450.2億美元,下降5.7%,對整體出口形成負拉動。

紡織品和服裝分別下降2.5%和6.8%。主要出口商品中,針、梭織服裝合計出口量下降2.2%,單價下跌3.9%,家用紡織品出口額下降1.5%。

(三)東盟:服裝出口大幅回落,盟內各國差異化明顯

2016年對東盟出口繼續回落,出口額333.6億美元,下降6.9%,其中紡織品出口增長1.9%,服裝下降23.9%。重點出口商品中,紗線、面料的出口數量均保持增長,出口單價下跌,針梭織服裝則表現為量、價齊跌。

東盟10國表現不均,對菲律賓、泰國、柬埔寨、緬甸和老撾出口實現較快增長,其他5國則出現不同程度的下降。菲律賓取代越南成為我國對東盟新的出口增長點,增幅達35.2%,越南則下降18.6%。

(四)日本:對日出口連續第4年下降

日本經濟持續低位運行、產業轉移導致我國對日本出口連續第4年下降,但降幅較前兩年稍緩。出口額203.3億美元,下降6.1%。重點出口商品中,針、梭織服裝出口量合計下降1.8%,出口單價下降5%;家用紡織品出口額下降3.7%。

(五)新興市場表現不佳,“一帶一路”國家現出口增長點

傳統市場不振,新興市場表現亦不佳。受經濟走低、貨幣貶值等因素影響,巴西、南非等國的進口需求減弱,我國對上述國家出口分別下降29%和16.4%。對俄羅斯下降4.2%,對印度基本持平,微降0.1%。在國家政策推動下,“一帶一路”國家正逐步成為外貿新熱點,2016年對“一帶一路”國家累計出口891.5億美元,占總出口的比重達33.4%,其中對一半國家出口實現增長,主要集中在中東歐、西亞北非、東盟,以及烏克蘭、白俄羅斯等原蘇聯國家。其中吉爾吉斯斯坦在國內經濟形勢轉好的帶動下,兼具與新疆毗鄰的地理優勢,表現最為突出,當年我國對吉出口猛增52.3%,其中服裝出口增長76.2%。

進口方面,越南首度居我國進口來源國(地區)第一位,占進口份額的比重升至12.6%。近年,東盟占我國進口份額逐年擴大,5年間提升了10個百分點。

(六)中國產品在三大傳統市場中所占份額繼續下降,且漸有加速之勢

2016年我國在三大市場中所占份額均繼續下降,且下降速度較前幾年有所加快,尤其在歐盟和美國市場。

據歐盟海關統計,2016年歐盟自全球進口紡織品服裝1247.1億美元,與上年同期基本持平。其中自中國進口下降6%,自東盟進口增長6.7%。中國在歐盟市場份額為34.7%,比上年同期下降2.1個百分點,東盟市場份額為10.5%,較上年同期擴大了0.7個百分點。孟加拉、土耳其、印度和巴基斯坦合計占38.2%的市場份額,擴大1.5個百分點。

據美國海關統計,2016年,美國自全球進口紡織品服裝1159.8億美元,下降5%,其中自中國進口下降7.8%,自東盟進口下降3.8%。中國產品在美市場份額為36.9%,比2015年下降1.1個百分點。東盟在美市場份額為19.94%,比2015年同期擴大0.3個百分點。

據日本海關統計,2016年,日本全年累計進口362.7億美元,下降1.6%。其中自中國進口下降5.7%,自東盟進口增長7.6%。中國在日本市場所占份額繼續縮減至61.8%,比2015年再降近3個百分點。同期東盟所占份額升至23.2%,比2015年提高了2個百分點。

四、大類商品出口價格普遍下跌

2016年,我國紡織品和服裝分別出口1062.2億美元和1610.3億美元,分別下降3%和7.7%,服裝下降趨勢更為明顯。從量價指數分析,紡織品出口數量指數為105.2,服裝為98.8,紡織品出口價格指數為92.1,服裝為93.5。表明紡織品和服裝出口下降的主因均在于價格下跌。

大類商品中,針、梭織服裝合計出口量僅下降0.7%,但出口價格下跌7.5%;紗線出口量增長11.7%,出口單價下跌11.7%,其中化纖紗線和棉紗線下跌最快;面料出口量增長5%,單價下跌8.5%。

近年,紡織品服裝大類商品的出口價格整體呈現跌勢,2012—2016年,紗線價格累計下跌30%,面料下跌9%,針梭織服裝合計下跌6.8%,其中針織服裝下跌7.5%,梭織服裝下跌14.1%。

五、東部地區出口全部下降,新疆實現兩位數增長

全國八成以上省(市、區)出口下降,其中東部地區各省市無一幸免,全部下降,但平均降幅為4.8%,優于平均值;中部地區表現較好,平均降幅3.1%,其中湖南出口實現35%的快速增長;西部地區下降最快,降幅達19.6%。

主要出口省市中,排名前五位的浙江、廣東、江蘇、福建和山東分別下降5.9%、3.5%、0.6%、8.2%和1.8%。

作為“一帶一路”前沿省份,新疆依托自身的地緣優勢和棉花資源優勢,建設成為我國最大的棉花生產基地和重要的紡織生產基地,并在國家支持政策下,積極招商引資,逐步做大服裝產業。2016年新疆紡織品服裝出口獨樹一幟,出口額達到52.4億美元,在全國位居第8,同比增長16.2%,其中服裝增長19.5%。

六、進口數量和價格下降分別導致紡織品和服裝進口負增長

進口連續三年下降,且降幅逐年擴大。2016年下降8.8%,其中紡織品下降12.1%,服裝微增0.9%。從量價指數分析,紡織品進口數量指數為88.6,服裝為113.1,紡織品進口價格指數為99.2,服裝為89.2。表明紡織品進口下降主要由進口量下降所致,服裝則主要受價格下跌影響。

主要商品中,紗線、面料的進口量下降幅度較大,其中棉紗線出現16%的快速下跌;針、梭織服裝進口量增長5.7%,進口單價下跌3.9%。

近年,除面料外,其他大類商品的進口價格均出現明顯下跌:2012—2016年,紗線進口價格累計下跌18.5%,針梭織服裝下跌34.9%,其中針織服裝下跌18.1%,梭織服裝降速更快,達46%。 

七、棉花進口量大幅縮減,內外棉現貨價差擴大

2016年,受下游需求減弱、棉紗線進口替代、國內棉庫存量大等因素影響,棉花進口繼續下行,當年僅進口89.6萬噸,比上年再度縮減近40%。美國、澳大利亞和印度分列我國棉花進口三大來源地。棉花進口單價在波動中略有上升,年均價為1750美元/噸,微增0.2%。

2016年受經濟環境及政策調整影響,國內棉花生產繼續萎縮,棉花價格異常波動。紡織工業運行基本平穩,棉花需求趨于改善。棉花產業進入轉型升級的關鍵時期,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邁出重要步伐,儲備棉輪出成交踴躍,去庫存達到預期效果。新疆棉花目標價格改革試點穩步實施,新疆棉農的基本收益得到保障。2016年中國棉花現貨價格震蕩上行,波動幅度加大,特別是6—9月間,國內棉花價格大起大落,形勢之復雜多年未遇。中國棉花價格指數標準級(CC Index3128B)年平均價格為13677元/噸,同比上漲437元/噸,年底中國棉花價格指數為15798元/噸,全年上漲2876元,漲幅為22%。

國際棉花市場的走勢與國內大致相同,但波動幅度相對平緩,內外棉現貨價差擴大。10月后,國內外現貨棉價差大幅拉大。以中國棉花價格指數(CC Index3128B)和進口棉價格指數(FC Index M)1%關稅下折人民幣為例,二者差價國慶節后突破2000元/噸,截至年末圍繞此價格上下波動。據調查,2000元/噸是內外差價的臨界點,如突破此價格,外棉進口數量將趨于增加。 (以上兩段摘自中國棉花協會網站)

八、2017年出口形勢展望

目前全球經濟仍處低位徘徊,疲弱態勢短期內難以得到改善,主要出口市場需求快速回升的可能性較低;國內經濟步入L型的低速增長區間,GDP預計增速調低至6.5%。同時,生產要素成本提升、訂單轉移加速的現象仍將持續。國際環境波動仍頻,不可控因素逐漸增多。

盡管面臨諸多不利條件,對2017年紡織品服裝出口仍不必悲觀。2017年是“十三五”各項利好政策得以實施的重要之年,隨著供給側改革的深化和企業轉型升級步伐的加快,外貿結構將進一步優化;大型產業集群的優勢愈發彰顯;鼓勵“走出去”等措施逐步落實,企業全球布局能力逐步提升;市場結構優化,更多的“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將成為新增長點。中國的紡織服裝業已進入大發展、大調整的時期。

由于基數較低,預計2017年中國紡織品服裝出口不會出現快速回升,也不至大幅下滑,與2016年基本持平或實現小幅增長。

    資料來源:《中國對外貿易促進》


[收藏] [打印] [關閉] [返回頂部]


本文來源:中國對外貿易促進 作者: (責任編輯:七夕)
  •  驗證碼:
熱點文章
中國貿易金融網,最大最專業的中文貿易金融平臺
黑龙江11选5开奖走势图